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支付宝冻结怎么办 >> 正文

【流年】老吴的葬礼(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三十九度高温,老吴正在烈日下随着鼓点儿扭着秧歌,突然砰地一声栽倒在地!当人们七手八脚将他送到医院,老吴已经没有了呼吸,医生说是急性脑干出血,都没来得及抢救人就不行了。

“唉,这是个好人呐,他这一走,撇下患病的老太太多可怜哟!”有人在惋惜。

“可不是吗,老吴没了,吴老太太今后可就没人做伴儿啦。”一个邻居啧啧地咂吧着嘴叹息。

“人家不还有闺女儿子吗,难道俩孩子还不是亲人啊?”有人接过话儿,邻居不再接着说,摇着头擦着通红的双眼走了……

不管怎么说,人没了这后事要办,只见老吴儿子面色沉着,指挥有方,他一个电话找来一帮唢呐锣鼓手,还有跟唐三藏一样身披袈裟的和尚,有模有样儿地坐在那里咿咿呀呀长声短声照着一本经书敲着木鱼半闭双目,随着敲打的锣鼓点开口诵经,搭的灵棚鲜艳夺目,灵堂四周鲜花簇拥。灵棚搭了三天三夜,那些沾边不沾边的孝子贤孙们在老吴儿子的张罗下顿顿大鱼大肉。本来是丧事,这样一来,好像在摆喜宴一样。也不知道人们是怎么想的,不但老吴的儿子,每一个人都跟几辈子没吃过东西似的,把一个人的离世当作了吃吃喝喝的平台,简直是一群疯子!

“看,人家老吴也是死一回,XX也是死一回,地位条件比老吴高出多少的人那么多,可就是没人家老吴这份待遇!”一个中年男人甩开腮帮子,把一块肥腻腻的猪肉塞进嘴里,一张嘴说话,肥油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有些油还沾在几天没来得及刮的胡子上,男人用手一抹,手背上油花花的一片。

“可不是,人死了能够有这样的排场,能得到这样的好发丧,就算没白养儿子。”有人附和。

老吴儿子一身素缟,头上也缠着白布,跪在灵堂前,每来一个吊唁的,他就放声哀嚎,感动得本来没什么感情只想做做样子的吊唁人,都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哀嚎流出了眼泪。大家又都夸老吴儿子是个孝子,都对他暗暗伸出大拇指。他的女儿也不甘落后,弟弟哭多久她就也哭多久,哭多大声她也哭多大声。

“哈哈,我的那个老哥哥哟,我的老哥哥呀,你就这么样儿地走喽,你让我今后到哪儿去找你唠嗑哟,我的老哥哥吔!”一位看上去跟老吴年龄相仿的老者,刚一进老吴家门儿就痛哭失声,老泪纵横。

“爸呀,我的那个亲爸哟,您这一走,我这做儿子的可是没机会孝顺您啦,爸呀,亲爸呀……”老吴儿子涕泪横流,哀声阵阵!看热闹的人最多的时候,老吴的儿子还倒在地上打着滚儿哭,让人觉得这做儿子的是真的想这亲爹老子,真的孝顺。

“爸,我的亲爸,您不要女儿了爸,您咋说走就走哇,我想您啊爸,一天看不见您我就想得慌,让我也随您走了算啦……”老吴的女儿也不甘落后,紧随着放声哭嚎,把地板拍得啪啪响,有时还用头往地上磕,似乎随时都会跟她爹一起走!

“老哥哥呀,你走也不把话说完,你让我这心呐,像刀剜着疼啊老哥哥!你死了倒没啥,可你死了谁给你闺女外孙女做饭,谁给你儿子还贷款,谁给我老嫂子买药治病啊我的老哥哥吔!你咋不把房子写完再走啊,你说要我做个证人,可你还没写就走啦,你这是要让俩孩子上法庭啊你……”老人家哭诉得越来越有劲儿,可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相劝。到最后老人哭完擦擦眼泪,头也不回地走了,好像就是为了哭出那些事才来的,围观的人也顿时呼啦一下全散了……

三天前的一大早儿,不到六点半老吴就蹬着他那辆吱吱扭扭“唱歌”的小三轮车来到马路边,这里是秧歌队每次有活动时聚集的地方,他是领头人,自然就比别人来得早些。他要在别人来之前把场地找好,跟请秧歌的人把帐算妥了,给大家准备足茶水、头饰、服装、道具等,一切打杂儿跑腿儿的事,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老吴今年七十五了,年龄大做不动别的,也就做点这样操心、流汗、消磨时间的事情,挣点外快,也好给老伴儿买药治病,给儿子“交房租”。

老吴有一儿一女,儿子早早下海做起了水产生意,肥得流油!自从媳妇生了儿子后,老吴儿子就不再让她上班,只在家带孩子做饭。女儿女婿都在合资企业工作,育有一个女儿,经济收入稳定,按说家庭也够幸福美满,本不用老吴惦记。可是自女儿生下外孙女,女婿嫌弃女儿生的不是儿子,脸就变了,后来女儿又在闹经济危机的时候下了岗,从此沦为家庭主妇。从她失去工作的那天起,老公的脸就总是阴沉沉的没放过晴,第二年过完春节便不再回家,非离婚不可,女儿坚持了半年最后还是离了。老吴的女儿从前夫家搬出来,还带着外孙女,娘俩实在没地儿去,就只好跟老吴公母俩住到一起。

老吴的房子倒是宽敞,三室一厅,女儿离婚要住回来,老吴没有二话,自己的孩子不奔自己奔谁呢?可是这下儿子不干了,姐姐离婚,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老爹就这一处房,将来老人没了,这房子不明摆着要被姐姐霸占了吗?这样,儿子就非要也搬到老吴家来。老吴当然不愿意,就对儿子说:“你自己家大业大的,干嘛要来我这里挤呢?当初你媳妇嫌大家住一起不方便,我把半辈子的积蓄给你添上买了房子,你还想折腾个啥?”

儿子一脸无奈的表情跟老吴诉苦:“爸,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你当初的确给我添了点钱,可那几块钱才哪儿到哪儿啊?我们家的房子是贷款买的,还欠着银行不少,现在生意不好做,每个月挣的那几块钱呀,还不够还贷的呢,到现在想做个精装修出去旅个游的都不敢。”

老吴一听儿子说这话,心里就有点不满意,前几天他到银行交电费还看到儿子在那儿存钱,只不过老吴怕儿子尴尬没吱声儿,因为先一天儿子还打发孙子跟自己要学费,说家里没钱了。老吴一想,缺啥不能缺教育,自己的孙子没钱读书可不行,就一咬牙从自己微薄的退休金里拿出三百块钱给了孙子,可转天就看到儿子往银行里存钱!

儿子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亲娘正病着,每月要吃不少的药维持,他不就看不惯姐姐住在家里白吃白喝吗?老吴边气哼哼地往家走,边琢磨着干点啥也好赚个零花钱。其实他和老伴儿的退休金加在一起也够俩人生活了,可是家里突然多出了女儿和外孙女,儿子也隔三差五地来向自己伸手,而且说不做饭就不做饭,每次一家三口来了,连个青菜叶子都不买,电话也不打,赶上老吴不在家,身患重病的吴老太太就只好挪着去给儿子一家做饭,吃完连碗都不洗抹抹嘴就走了。顺心的时候媳妇喊一声:“妈,你洗碗吧,连续剧到点儿了,我得赶紧走了啊!”不顺心的话,吃完喝完还要给吴老太太一顿脸子看才哼哼唧唧地走,无非就是老调重弹,说那离婚的姐姐占着吴家的房产,靠在这里不想走什么的。

吴老太太今年一开春儿就觉得肺不好,老是咳嗽不说,痰里还带血,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肺癌中晚期,这让对老妻疼爱有加的老吴痛苦难当,老伴儿陪了他大半辈子,他舍不得让老伴儿走啊!老吴几次背着老伴儿跟医生商量,打算为老伴儿选一个最好的治疗方法。最后医生告诉他:“这种病到了这个程度,是治不好的,岁数太大也没有了手术的价值,你呀,给病人服用一种叫做斑蝥胶囊的中成药,看看效果怎么样,若能控制肿瘤生长,说不定还能存活个三年两载的。”

老吴赶紧给老伴儿买来斑蝥胶囊,服用后的效果还真不错,这不,时间已经过去半年了,老吴太太还在坚持着。但是药太贵了,老吴感觉有点吃不消,老伴儿和他自己的退休金加在一起才三千来块钱,这里里外外七口人,每月光水电煤气费就不少钱,去了饭菜钱和孩子们要的零花钱,老吴连烟都不敢再抽,只好把大半辈子的爱好给愣生生戒掉了。

说起女儿来也真是不让人省心,自从下了岗,也不出去找工作,每天躲在屋里玩电脑聊天,后来可说在老吴亲自出资斡旋下找了份工作,每月挣的钱也都是自己存起来,没给过老吴一分。

老吴觉得女儿离婚还带孩子不容易,也不跟她斤斤计较,可儿子却又提出新的要求:“爸,我和她最近生意忙,顾不了孩子,孩子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把胃都给糟践坏了,就让他先在您这儿住,等忙过了这阵儿再把他接回去。”

儿子说得合情合理,自己没道理反驳,虽然明知道儿子这是成心的,但老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回绝,就闷着头答应了。后来,小孙子嫌爷爷奶奶家里人多太吵,就搬回了自己家,可是没清静几天,儿子却找到老吴,一副赖皮相地跟老吴开口:“我儿子搬回家就搬回家了,但是我姐和她闺女长年累月住您的吃您的,这一样的儿女总要一样的待遇吧?要不等您动不了地儿了,您光靠我姐伺候,我可不管啊。”

老吴一琢磨可也是,一样的儿女,许闺女在这吃住就许儿子,难道我老吴真的有了偏心眼儿?想罢问儿子:“儿子,你和你姐都是我的孩子,你姐要不是有了难处,也不会跟我住,跟我吃,她不情况特殊吗?一年半载的你姐结了婚,就不会再回来住,你呀,也别吃这门子干醋了,啊,爸不会亏待你们任何一个,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哪个都疼啊!”

“可是姐姐省下自己的工资,你负担着她和孩子,这对我算公平吗?”儿子把脖子一梗,翻着白眼问老吴。

老吴一想,儿子说得也不无道理,就低声下气地问:“那依你说,我这个做爹的该怎么做才算公平啊?”

儿子毫不客气地提出条件:“我呢,跟您老的儿媳妇商量过了,觉得您和我妈都老了,也不好意思多冲您要,每个月您拿出500块钱替我们还房屋贷款,我们就知足了,要不您儿媳妇实在没辙,想搬到您那里一起住,然后把家里的房子腾出来租出去,把租金还房贷,那样连吃带住的,我真担心您和我妈受不了。再说,您孙子也受不了那份乱,将来学习不好考不上名牌大学,他会埋怨您这个做爷爷的!”

老吴听儿子一通白话,无奈地点了点头。儿子见老吴同意,马上乐得合不拢嘴,他点着一根中华烟,犹豫一下又抽出一根递给老吴:“给,爸,尝尝这烟,别人我都舍不得给呢!还有,啥时候有空了,把亲戚朋友找到一起,把您那房子也写了吧,我和我姐一人一半,也免得您老百年后我们做晚辈的为财产闹不和人家笑话,您说呢爸?”

老吴机械地接过烟扭身要走,儿子又急忙塞进他手里一张纸条儿,顺便拿回那根烟说:“爸,您看我差点把您戒烟这事给忘了。爸吔,这是我的工商行卡号,您老每月按时往里打进500块,千万别忘了啊。还有,写房子的事儿,您回去好好合计合计,啊,老爸!”

这样,老吴每个月又多了一项任务,在实在缺钱花的情况下,就和前面提到的那位吊唁的老者组织了一个秧歌队,专给那些家里有什么喜事或开业的人家表演,工钱都是在演出前就订好了的。可谁也没想到,那天竟是老吴的最后一场演出。

老吴死后没一个月,吴老太太也死了,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是串门儿的邻居发现的……

公鸡的肾能治疗癫痫吗
癫痫病人能治愈
癫痫疾病饮食需要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

帝辇之下网 | 成都宜信 | 温柔的吉他谱 | 西安电地暖 | 纯耽美动漫 | 瑜伽舞蹈教学视频 | 赤脚受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