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游鸿明专辑 >> 正文

【沉香】血色迎春花(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寒冬腊月夜,天,黑漆漆,风,凛冽的刮着,用力的撕扯着枯树枝,发出呼啦啦地响声,那声音犹如一阵阵鬼哭狼嚎,传遍整个汇轩小区。

张振东提着半瓶子酒,满嘴熏臭,踉踉跄跄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明明灭灭的路灯,光影交织,把他的背影诡异的拉长,整条大街被张振东的影子塞得满满的。

此时的张振东,因为醉酒,眼睛红得宛如一只兔子。

张振东走到四单元,上了二楼,按了几下门铃,柳迎春听到声响,急忙从沙发上起身,打开猫眼,看到老公摇晃着站在门外,赶紧开门。张振东的身子东倒西歪,嘶嘶地从牙缝里吸气,满嘴的臭气便在房子里弥漫、延伸、扩散。

柳迎春慌忙扶着张振东,原本柳迎春就身单力薄,被张振东连拽带拉,跌倒在地,霎时,张振东手中的酒瓶一声脆响,分崩离析。零星得玻璃碎片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刺眼的白光。柳迎春看着醉鬼一样的张振东,无奈的摇着头俯下身去,将地上的玻璃片一块块捡起,扔到了垃圾桶内。

柳迎春回到客厅,伸手去为张振东脱鞋子,张振东厌恶得瞟了柳迎春一眼,狠狠将迎春踢倒在地:“***的,老子用你管啊——一分钱都不挣,看看别人的老婆,出去一趟,准能捞回很多票子,要么就给老公找一个好差事,你呢?老子要你还有何用?”紧着着,张振东扯着妻子柳迎春的头发,冲着沙发前的大理石茶几上撞去,迎春拼命的挣扎,声嘶力竭地哭喊,张振东看到柳迎春反抗,越发觉得不解恨,他随手拿起一条木质板凳朝着柳迎春身上砸去,下手是如此的歹毒:“你***的,你再叫,信不信老子把你弄死?”柳迎春听着张振东的恐吓,停止了哭喊和反抗,俨然一只待宰羔羊,一动不动的承受着老公的暴力狂虐,却无力挣扎。“咔嚓——”板凳腿打断了,气急败坏的张振东也打累了,他松开手,将凳子上的残片用力扔在地上,而后仰躺在沙发上,柳迎春痛苦至极得跌倒在地上,嘴角,额头汨汨流血。

柳迎春艰难地站起身,一拐一拐回到卧室,倒在床上,狠命咬着嘴唇,撕心裂肺的无声痛哭。床单被染上一片红色,那红,犹如杜鹃啼血,格外醒目。她的眼泪簌簌从脸颊流下,将床单浸湿了一大片水晕。

话说张振东喝了两瓶酒,现在已经是醉烂如泥,像头猪一样,睡得死沉死沉,鼾声如雷,张振东对于柳迎春的哭声已然无法察觉。

柳迎春倒在床上,浑身骨头像散架,锥心得疼痛折磨着她。柳迎春咬着牙爬起来,用颤抖的双手,掀起内衣,身上出现了一片青紫一片殷红得瘀斑,柳迎春痛苦万分,她不知道张振东这是第几次酒后施暴,心痛之余才发现有很多事情没有仔细想过,她把记忆定格在与张振东结为连理的那一年。

【二】

九五年,二十一岁的柳迎春出落的亭亭玉立,如一朵含苞未放的清水芙蓉。一双沉甸甸的大黑眼睛,碾碎了太阳光,黑里面揉了金。细长的柳叶眉,樱桃小口,身材曼妙,气质如兰,性格更是温顺得如一只绵羊,她的善解人意,通情达理,更是出了名的,既是贤妻良母的典型人选,又是村里家喻户晓的美人,渐渐地,成了村里男孩子们的择偶标准,追求的对象,上门提亲地人络绎不绝,简直是踏破她家的门槛,可不幸的是,每次来家提亲的男子,都让迎春婉言谢绝,乃那些人只能失望而归。其原因是柳迎春觉得自己年纪还小,现在,她还不想考虑儿女私情,看着父母一天天变老,她想再多陪父母几年。

迎春父母都是老实巴交得农民,父母虽恩爱,,家境一般。迎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眼下正在读高三,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可不幸的是,那年冬天,柳迎春的父亲突如其来的得了一场病,据迎春的父亲说,总是感觉胃一天比一天难受,一天比一天疼,那种疼对人就是一种无形的折磨,这可急坏了他们一家子,母亲和迎春坚持要他去医院,可他就是不去,他还说:“医院哪能住得起?一天好几百的开销,咱们家条件不好,儿子眼下就要上大学了,更何况,咱们家不是开银行,不去,不就是个胃病吗?过几天慢慢会好起来的。”可是,事情并不像她父亲说地那样,直到有一天疼的起不来床,在迎春的再三央求下,迎春的父亲才肯去医院。

到了医院,迎春父亲经过了一系列检查,最终诊断为胃癌。迎春和母亲听到这个噩耗,抱头失声痛哭,宛如一枝带雨得梨花,让人看了,免不了产生一种疼惜与怜爱之情。

迎春和苦苦的央求大夫说,不管怎样,一定要想尽办法治好父亲的病,虽然,迎春知道癌症治愈率极低,恢复往日的健康更是不可能,但迎春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一丝侥幸心理,大夫说,可以考虑做手术,但是,术后能活多久就没有人可以保证的了,柳迎春对大夫倔强得说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就就不放弃,哪怕付出她的生命,她要救她的父亲。

母亲听了大夫的建议,感觉希望渺茫,而且,手术费用对于她们现在的经济条件来说,已经拿不出了。母亲的脸上阴云密布:“家里的积蓄这四天就快要花完了,怕是连饭钱也没有了,更没有多余钱来做手术。”迎春父亲的手术迫在眉睫,母亲和迎春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一时间失去了主张。

后来,迎春向母亲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医院。

回到村里,迎春并没有回家,而是去找村里那个颇有名气的张媒婆。

张媒婆看到迎春登门拜访,心中早已知道迎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猜个八九不离十。

柳迎春气喘吁吁的说:“张婶,能不能给我介绍个对象,就这几天。”

此话一出,刀眉笑眼,八面玲珑得张媒婆“咯咯咯”地笑了:“迎春那,之前我给你介绍了那么多,你都没有一个中意的,今天这是咋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张媒婆一边坏笑,一边不停地嗑着瓜子。

“张婶,我——我这也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我爸现在得了癌症,住院手术都需要钱,所以……”柳迎春双手揉搓着衣角,把头压得很低很低,觉得自己的特别卑微,下贱,下贱到主动上门来提婚事。

“咯咯咯——吆——原来如此啊!迎春啊,你看上哪家的小子了,回头我帮你寻思寻思呗!”张媒婆顺手拿起一块小方镜,拢拢头发,摘摘眉毛,剔剔牙齿。

“就是——就是省城那个,你说的那个家庭条件不错,比较有钱的那个,之前听你说好像姓张,至于他的名字我忘了,呵呵,不知道现在人家还愿意不?”

“哦,闹了半天,你说的是张振东呀!他可是个老小子,比你大十一岁哩!你不嫌他老吗?这件事情,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这种事情一旦定下来,那就是一锤定音,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柳迎春颇踌躇了一会,心里暗想:“张振东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眼下父亲身患绝症,为了手术费,牺牲一次又算得了什么?父母辛苦这么些年,拉扯我这么大容易么?再说了,闺女大了迟早都是要嫁人的,这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我豁出去了。迎春抬起头,坚决地和张媒婆说:“张婶,我愿意,丝毫没有任何怨言,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吧!麻烦你现在赶快联系,尽快促成,不过——不过我是有条件的,我要六万聘礼,待父亲做完手术后,再谈结婚的事,成不?”

张媒婆听完迎春的话,眼睛滴溜溜地转,脑子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其实,她心里和明镜似的,知道迎春并非发自内心的喜欢张振东,而是此时被老子拖累,陷入经济困境。迎春是个孝顺的闺女,为了给父亲做手术,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张媒婆又转念一想:“张振东那小子,第一眼看到迎春时,那眼神发光,那不就是对迎春有好感么?如果这桩婚事成了,我定能从中大赚一笔,总抵的过老伴侍弄一年的薄田吧?张振东可是个既有权又有钱的主,只要是他喜欢的,就没有得不到的,再说了,从他手里拿那点钱,还不是像抽几张擦屁股纸那样简单。”

但有一点她清楚地知道,只要柳迎春和张振东一天不结婚,迎春就有可能悔婚,她是深知迎春的性格的。

张媒婆立即计上心来,俗话说趁热打铁,张媒婆似乎是胜券在握,心中暗道:“一般好事多磨,为了把张振东的钱搞到手,这就行动,以免夜长梦多。”

那会,张媒婆家有一个老式地座机,她让迎春在屋子里面稍等,自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里,张媒婆立马拨了一排号出去,将柳迎春主动上门提亲的话添油加醋对张振东叙述一番,电话那边的张振东正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提水泡茶,听到张媒婆那边传来如此消息,意外的惊喜让他有点措手不及,犹如天上掉下了馅饼,正好掉到了他的嘴里。张媒婆与张振东精心的策划了这出戏,在这出戏中,张振东则扮演者君子的角色。

张振东见年三十二岁,正是而立之年,但尚未成家。追求张振东的女孩子不是没有,而是他知道,那些小丫头片子都是冲着他兜里的钱手里的权,还有他的家庭背景来的,和那些女孩都是相好几天,开个房,一夜销魂之后就把人家给甩了,说白了,张振东要的只是性,也就是玩玩,多花几张钞票而已。没有一个让他真正的动过心,唯有柳迎春让他来了兴趣。

张振东是某公司的老总,身材魁梧,皮肤白皙,相貌英俊。张振东正是春风得意时。他的脾气极度暴躁,性格怪癖,阴险狡诈,心思虽细腻,作风却不正派,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张振东是家里的独苗,他的老子是退休干部,现已闲赋在家,养养花,弄弄草,遛遛狗,倒也乐的清闲。张振东凭着老子在社会上的名声和地位,曾横行霸道,为非作歹,却没有敢得罪他。

自从那次张媒婆给张振东介绍了柳迎春,第一眼看到迎春,脸上却火辣辣的,心突突的猛跳,他被柳迎春的相貌和气质所折服,如痴如醉,可他没有想到会遭遇拒绝,使得他面子受创,心中积怨,他发誓不把柳迎春搞到手誓不罢休。

因为有史以来,只有他拒绝别人。何时受过这等侮辱?不过,虽然遭到柳迎春的拒绝,但还是不由自主的爱上了迎春,尤其爱她的温柔,爱她的倔强,爱她的身体……强烈的征服欲如火山爆发,继而滋生出一系列龌龊的想法。

张媒婆对着张振东又是一阵窃窃私语,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在心中酝酿,诞生。

张振东听罢,心中甚喜,不得不佩服张媒婆的奸猾刁钻,此计可谓是天衣无缝,不露痕迹。张振东用手摸着下巴,不假思索的将此事爽快应承下来,表示一小时后带着钱去找柳迎春。

【三】

张振东穿着一套笔挺的蓝色西装,油亮的皮鞋,嘴里吹着响亮的口哨,大步流星上了桑塔纳。他手握方向盘,脚踩油门,风驰电掣。嘴角微微扬起得意的弧度。车子直奔工商银行。

他走到银行柜台前,掏出存折,取了七万元现金装进了黑色的皮包里。

一小时后,张振东来到张媒婆家。柳迎春见张振东到来,内心一阵发紧,略带羞涩地低着头,张媒婆和张振东使劲挤了挤眼睛,便带上门出去了。

张振东掏出一沓票子,放在迎春的手上:“这是六万聘礼,先拿去给伯父做手术,若是不够再来找我,我一定尽力而为。”

柳迎春内心颇为激动,滚烫的泪水涌出了眼眶,她抬头认真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大十一岁的男人——张振东,他是那么落落大方,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而又如此仗义,慷慨解囊,而且,自己现在沦落到到这种地步,张振东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他所做的这一切,不是雪中送炭么。柳迎春此时的心情很复杂,她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对张振东感恩戴德:“谢谢……我会报答你的。等父亲做完手术,我就实践自己的诺言,和你结婚。”殊不知,柳迎春正一步步走向张媒婆与张振东挖好的温柔陷阱。

趁着柳迎春陶醉之际,张振东开门出去,悄悄叫来张媒婆伸手递给她三千元:“喏,这是你的辛苦费。”张媒婆沾沾自喜的看着一沓红色的钞票,迷醉了。

迎春看着钟表上的时间不早了,担心父亲的病情,径直走向屋外,对张振东说:“这件事情这么定了吧!我的先回医院去了——”

“伯父在哪个医院?”张振东问。

“哦,在县人民医院……”柳迎春答道。

“真巧,我们顺路,一起走吧,病情耽误不得,我送你过去。”张振东假惺惺的说。

张振东的单位确实就在医院附近,此行正好同路。

到了医院,下了车,张振东尾随迎春来到了病房,正好,肿瘤科的吴大夫在给迎春父亲例行检查,母亲看到迎春背后的张振东,惊讶的张口结舌。

好半天才说话:“迎春,你……你这是干什么?”

“妈,我——妈,没事的,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答应了振东,爸爸手术后就结婚——妈,你就放心吧!当务之急是给爸爸做手术,别的事情相信我会处理好的。”柳迎春把那六万元交给了母亲。

吴大夫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人:“振东,这位是?”

老吴,你和我出来一下,两个人便向门外走去:“刚刚那个女孩子是我的女朋友,他父亲的手术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嘿嘿——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吴睁大眼睛看着张振东,似乎这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张振东还能找个这么年轻的如花似玉的女孩做老婆,确实是难得。

承德癫痫病研究所
武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在哪里
导致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

友情链接:

帝辇之下网 | 成都宜信 | 温柔的吉他谱 | 西安电地暖 | 纯耽美动漫 | 瑜伽舞蹈教学视频 | 赤脚受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