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原创小说网 >> 正文

【柳岸】外卖(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汉口学院也禁止送卖了,且执行起来比东湖学院更雷。东湖学院只禁校外的外卖往里送,校内的本家是自由畅通的,这样子校内食堂各家商户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并且兴奋地忙碌着,感觉里也似乎与校领导成了亲戚一般地熟络。学生也无怨言,只要不用下楼买卖,舌尖上的味蕾委屈一下也无不可,所以校内一派安然无事。汉口学院就不同了,禁止一切外卖,校外的没收,校内的逮住罚款一百元。至于学生,宿舍有保安宿管看着,教师有指导员管着,另外三天一会强调着:如有犯者,逮住一个扣指导员薪水若干。至于指导员如何处罚不听话的学生,嘿嘿,手段不是多而是太多了,不用举例大家都知道的。如此一来,学生们是无奈委屈怨气的,校内本家商户生意锐减,老板们个个像发瘾的烟鬼,耷拉着无神的眼睛一天到晚除了望天就是望手机,唯一的工作是在心中把学校领导及保安的娘一天问候几千遍。夹缝中求生存,校内校外各送外卖的商户与学校保安之间,一时在校内重现了抗日时期的故事段子。

我在这场战争中属于首位烈士,这对于喜欢游戏且具有特工潜质的我来说真是耻辱加遗憾,因为后期的热闹基本是道听途说的,没了亲身经历的机会了。

先讲讲我的壮烈牺牲吧?

十一月一号的清晨,空中下着牛毛般的细雨,密密麻麻,人在雨里走的话不到十分钟衣服能被湿透。下雨天给人的感觉粘粘乎乎,加之我的腿痛犯了,心中已无半点与保安展开游击战的斗志,我打算关了外卖。正当我点开手机关闭外卖时,小弟在店外叫我有事,这一打岔我也忘了关掉外卖这事,直到八点来单才想起来。但是单既然来了那是必须要送的,这是信誉。

我无奈地备好餐准备出门。说实话,我相当讨厌这个单子。这时节雨天阴冷,我早早地套上了网购的防水皮罩衣,红色,长1.2米。我身高1米六,当时买的时候忘了头,颈脖子的长度是不能算在内的,这样子皮罩衣穿在身上几乎要拖地。且又肥又大。如果脱掉再穿上很费事的,于是我图省事直接披上了小弟的男士雨披,外卖没贴标签,信息存在手机上,这样即使被逮着也可以谎称自己买的早点。一切准备妥当,我拎着外卖出门了。

我刚出店子遇到了潮汕稀饭,他被吓了一大跳,说阿姨这个样子吓死人呢!我虽腿痛却还是笑嘻嘻地说,不吓人,阿姨专门吓鬼去的。心里纳闷,我这形象有什么吓人的?中午小弟穿雨披回家睡午觉,看见他那样子我才知道我那样子确实有点吓人,穿上这黑色的雨披像黑手党,上面不见头脸,下面露出的红色罩衣下摆,简直就像索命的黑白无常合体。这装束,这天气,怎么不吓人?怎么不被逮住?但一切醒悟得太迟了。

当时我是万般小心的,把车停在距离目标楼很远且拐了一个弯的巷子里.,然后拿出手机拨打客户的电话,让他自己下来取不能上楼恐有眼睛盯着。客户犹豫一会还是答应了,我松口气开始等接头的人。这时路上连一个学生也没有,估计保安应该也没上班吧?思虑一下后我决定还是亲自送上楼去。远处商店里似乎有几个人朝我这边瞅着,但他们没穿制服,我以为只是我的着装引人好奇,也没在意依旧朝3号楼男生宿舍大门走去。

我进了大门,一楼空无一人,宿管也没见,那个点外卖的男生还没来到。这天合该有事,要不是腿痛我也就直接送上去了,只要上楼了,就可以岔开尾随而来的保安,即使他们有意堵截,这迷宫一样的各个安全楼梯也能给我足够的时间把外卖送到脱手。但现在的五楼对我来说无异天楼,所以我只能在一楼等他。等了两分钟他还没来,也没见什么保安,我的心情放松了,习惯地掏出手机,点出QQ选看关注文章。正当我看得入神时从大门进来三个中年男人,边闲话边拍打身上的雨水,发现我后一齐围上来。一个喝问我干什么的,另一个已夺过我的布袋子检查,看到了封装的早点,像抓鱼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条大虾兴奋地说送外卖的。当时我的意识还没从QQ里回来呢,于是懵懵乎乎地顺口说出早已想好的谎话,给我儿子送早点。年纪大的听了一愣,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看来有点相信我的谎言了。另一个年轻点的聪明地提醒式地反问道,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年龄居中的和大的恍然了,齐声喝道:叫什么名字?说!我哪知道我单方面认的儿子叫什么名字,连姓什么也还没留意过呢,故一时语塞。年纪大的估计是个头,这下来精神了,走!上办公室说去!正义的气势让我瞬间有点慌神了,平平常常的办公室也突然被蒙上了监狱的森冷,一丝恐惧不争气地从心底升起。我挣扎似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反问道,给儿子的同学送也不行啊?

这是一句破绽百出的谎话,但也许这副着装让我显得笨重愚蠢,头有点相信了,从上到下仔细地审视着我,研究我的话的真假。场面有点静止了。正在这当口,“儿子”却不合适宜地下楼来了,一个一米八多的帅小伙,他还不知事情败露了,一脸茫然地朝我这边搜寻着。我使劲地朝他眨眼睛,可他的眼睛重点放在我的两只空空的手上,一点也没看见我的暗示。但几个保安都已顺着我的暗示发现了他,朝他警觉地围过去,他却依然没看出场面的严峻。“儿子”终于发现他的早点被一中年男人拎着,楞楞地伸手去拿,并说道,我的早点给我!完了!小伙的一句话彻底让谎话没了续集,我叹道。不过霸气!我在心中赞道,并在心里希翼,这该是一个有性格的莽小伙吧?若真闹起来把这仨家伙揍一顿才好呢!然而接下来不到一秒我的希望就破灭了,年轻一点的保安问,是你点的外卖吗?是。哪个系的?电力。手机打开我看看……“儿子”明白了对面站的是便衣保安,一秒怂了,有问必答,相当配合。文氏煎包?哪里的?校内还是校外的?我慌了,没想到问题会秒转到我这儿的。但这时脑袋却清醒了,我冷静地回答,校内的,临时工。说出临时工时我差一点没喷笑出来,可怜的临时工前世犯了什么事今世成了各种罪恶的替罪羊!你老板是谁?我不认识,老板也不认识我。我可怜巴巴地说好话了,念我不知道情况这事带过了吧保证不送第二趟。头可能很久没有使用权力和威风的机会了,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当一回警察叔叔很不想放弃,根本不睬我的可怜兮兮,不依不饶地要带我去办公室。我表面上可怜兮兮地哭丧着脸说好话,但在心中已问候过他老娘无数遍。头依然无动于衷,威风乍乍,好话不过三遍,我求得心头怒火直升,不想求了,正打算问他是能逮我还是能判我时,一个新疆小伙子闯进来了,而且直往里冲。

仨保安放下对我的审问,一起追过去拦住他,干什么的干什么的!小伙子无奈地站着了,两手一举,洗手去的!同时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无辜地直视着保安叔叔。

这个小伙子身材有点奇怪,属瘦高型,但上身穿的运动服却让肚子鼓鼓囊囊,这个样子让他看上去像个怀孕的螳螂。这是一个很低级的游击战术,我暗道,即使傻子也应该知道那鼓起的地方藏着违禁品。仨保安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六道目光直直地射过去,如六道剧子似乎要把螳螂开膛剖肚,同时厉声喝道,你干什么职业的?螳螂毕竟年轻,有点被这阵势弄慌神了,竟不由自主地答道,外卖!仨保安一听外卖来神了,六眼放光:你是送外卖的?!螳螂这时已稳住心神,不慌不忙地两手一摊,螳螂肚朝保安一挺,以前是送外卖的,现在不送了,怎么了?不行吗?嗯……这个“嗯”字拖拉得像准备启程的汽笛声一样,委婉绵长,意味深深,霸气十足:我就是来送外卖的咋样?你有能耐来搜身啊!仨保安的脸比外面的天还要阴,心里的火却比六月的太阳还要炙热,他们不是没有读懂螳螂的挑衅,心中有个欲望在快速膨胀。半晌,年纪轻的那个脸已憋得酱紫,好不容易压制了搜身的欲望。年纪大的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客气地说,你走吧,这里不允许外人进出。但螳螂似乎不甘心失败而归,还在那磨磨蹭蹭,试图突破困局。年轻的终于忍不住了,吼道,听见没有?这里不许外人进出,还不走?!螳螂终于转身走了,走得像个凯旋将军,身体左摇右晃地,不知是不是跳着新疆的舞蹈。仨保安的脸气得煞白,面面相觑了一会才想到一旁等待处罚的我。头朝我一喝,走,随我去办公室!我心里暗暗叫苦,这回可真玩完了!螳螂惹的气看来全都得我受着了!正当我在心里嘀嘀咕咕感叹时运不济时,谁知事情出现了转机,年轻一点的保安轻叹一声,算了吧一大妈,下不为例就行了……头不作声了,年纪居中的开口了,你走吧,下次逮住就真罚你的款啦!

我不走你留我过年啊?我腹诽道,弄不过一小伙子却来欺负我一大妈?也不怕丢人呢?!但表面上的我却恭恭敬敬,感激不尽,谢谢!谢谢!然后的然后,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后来保卫处还真对我家店子没开出罚单,只是在校内食堂群点名批评了一下。但就这点也令我的外卖神手的形象跌得粉碎。潮汕稀饭女人热心地过来传授经验,阿姨,您首先得换装!您那套衣服一看就是干餐饮的!你看看我,穿着出门逛街的衣服,化着好好的妆,提一个结实漂亮点的购物袋,这形象谁能想到是送外卖的啊?到了目的地后你要往不起眼处一站,瞅瞅有没有狗。若没有,你就直接大方地走进去。若有,你就在那等一会,有女同学经过时小声叫住她,让她挽着你像同学和同学一样走进去。现在的局面哪能像你那样大刺刺地往狗面前经过呢?!保安在新世纪又被改了别名,我真想求证一下保安听到自己别名后的情绪反应呵呵。那男生宿舍呢?我问道。自然我家老公去!潮汕稀饭女人理所当然地答道。听到这话我颓然了,汉口学院能有大妈级的女学生么?这是叫我不要关掉外卖的节奏呢!

谁讲的?!我不天天在送外卖吗?老汉口热干面女人接过话茬,传授她的技术经验。首先当然得穿上做客的衣服,到了后若运气好没人我就快点走进去。若运气不好碰上狗了,我就说出事先背好的名字电话号码专业及宿舍门号,说是看望我家侄子或侄女。若在大门前看到保安了,就到背眼处打电话让学生自己下来取。不过这样子的情况的话,学生也很配合,通常会在外卖单上提前注明,楼下有狗,小心被咬,到时电话联系。千万千万小心,逮到了我的学分就惨完了……

听到这么复杂艰难的外卖旅程,小弟首先退阵了,因为我家主要靠门店生意,外卖可有可无。关掉外卖,我的特工潜质也基本偃旗息鼓了。汉口学院两头严禁外卖,学生不许点,商家不许送,战果颇丰。门店的学生多了,我家与河南饼子家生意不降反升,而大多数完全靠外卖支撑的如潮汕稀饭之类的店子直接关门回家了。半靠外卖之类的如老汉口热干面店也半死不活,现在租期到了犹豫再三也不想续租了。这样的蝴蝶效应直接危机到汉口学院的房租收入,大部分门店转租或直租都没人要了,校领导不知慌了没,反正至目前外卖早解禁了,只是在学生会上虚吼几下,但没人当回事了。后勤食堂管理处天天在群里发档口求租信息,并且求万能的朋友圈帮忙转发,但朋友圈在这次却沉默了。

然而它不是最惨的。最惨的还是我们这些风里来雨里去的外卖商家,一年的时间和精力经济全付流水了。有的刚刚转让过来的店子承受不了这次的禁外卖运动,直接垮掉,如潮汕稀饭。潮汕稀饭走的时候发誓,今生再不做学校生意了,白花花的票子扔进水里尚可冒个泡,砸进汉口学院却是泡也鼓不了一个!

武汉治癫痫病正规医院
遗传性癫痫病可治愈吗
癫痫病大发作的急救处理

友情链接:

帝辇之下网 | 成都宜信 | 温柔的吉他谱 | 西安电地暖 | 纯耽美动漫 | 瑜伽舞蹈教学视频 | 赤脚受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