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宜川五村 >> 正文

【荷塘】灵魂哥(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红色的“抢救室”灯一灭,抢救室的门就打开了,主治医生脸色凝重地走了出来,坐在门外长条椅上的几个人赶紧站了起来。

“请问谁是张啸林的亲属?”

“我是他的妈妈。”一位年近花甲的妇女走近医生说。

“我是他的妹妹。”年约二十余岁的岚岚十分紧张地走到医生面前说。

“对不起,张啸林他……我们已经尽力了。”主治医生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医生你说什么?”

“……”医生点了点头。

张啸林的母亲闻听后脑袋一阵眩晕,身子打了个趔趄。

“妈!妈!”站在旁边的岚岚惊叫了一声,赶忙扶住了母亲。

“医生,你是说……是说你们已经尽力了,我的儿子他……他走了?”母亲望着医生哽咽着问道。

主治医生点点头,说:“张啸林是好样的,您老人家要节哀顺变。”医生接着对岚岚小声说道:“照顾好老人家,准备打理一下你哥哥的后事吧。”

张啸林的母亲泪如泉涌,哭喊着就要冲进抢救室,两个护士赶忙过来拦住了老人家,“大娘,我们先送您去病房等候吧。”

病房里望着张啸林瘦小苍白无血的脸,母亲哭得伤心欲绝,“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妈,您别太伤心了,哥哥做得很对,哥哥值得我们永远去怀念。”妹妹轻轻地揉抚着母亲的双肩劝慰着。

“我知道啊,可我该怎么办啊?你哥哥走了,再也回不来了啊,林儿啊,你不该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啊……”

“妈,哥哥没走,他永远在我们的心里。”岚岚在声音哽咽着劝道。

“林儿啊,你别扔下妈啊,妈不想你这么年轻就走了啊!”

再也忍不住伤悲的妹妹大声哭喊起来:“我再也没哥哥了,哥哥……”

“这是怎么了?什么状况啊?你们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啊?”张啸林突然惊醒了过来,他看到母亲和妹妹悲痛欲绝哭泣着,感到很奇怪,“妈,您这是在哭什么啊?”说着他就用手去拉母亲,令他吃惊的是,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他看了一眼病床,病床躺着的竟是自己,干瘪的面目上一双眼睛紧闭着,已经没了气息。

“难道我……不对呀,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是有血有肉吗?可这情形怎么看都像似我的魂魄出了窍呢?难道那个就是我的肉身?”

正疑惑着,他看到一个漂亮女护士走了过来,拉起了母亲,然后用白布单把他的肉身盖上了,母亲和妹妹哭得更厉害了。

这时,两位护工走了进来,把病床上的他抬了出去。

“我死了?我真的死了?”他发狂般地往担架上的他扑去,和他的肉身融合在一起,“我没死,我还活着!”他喊叫着,试图和没气息的他的肉身一同坐起来,可三番五次坐起来的只是他的魂魄,肉身依然裹在白布单里。

他转身扑向护工,想阻止他们把自己的肉身抬进焚化室,可无论他怎么挥拳踢腿,都触及不到护工的一根汗毛,最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肉身被推进了焚化室。

“哥哥——哥哥——”妹妹像发了疯一样伸着双手想要抓住他的最后弥留。

母亲这时候停住了哭,向他摆了摆手说:“林儿,你走吧,妈会以你为骄傲的,你没给妈丢脸。放心去吧孩子,妈会好好活下去的!”

此刻,他的心像针在刺,好痛好痛,他几次想为妈妈擦去眼泪,可都没有成功。

眼看着自己的肉身就要被推进火炉里,他狂叫起来:“不要!不要!我还活着啊!我还活着啊!”

突然,焚化室内灯光全灭,一片漆黑,他的肉身被推回到了冷藏室。

看着离去的母亲和妹妹,他赶紧追随过去,可走了几步,就像有人从身后拽着一样,往前迈不动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冷藏室的大门被关上。

焦躁了一番,他慢慢冷静了下来,任由自己漂浮着,他认命了,自己是尚未消散的魂魄。

平静下来的情绪,让思维逐渐清晰起来,一缕缕的过往像一幅幅画片,在眼前一张张变换着……

天色已进入夜间,终于开完了清明防火工作会,忙碌了一天的张啸林从所里走出来,骑上新买的自行车走向回家的路。刚拐过十字,走到有些冷清的六道口,突然,他听到一阵惊恐的哭喊声。职业的惯性,让他的神经紧绷起来,他立马加速朝哭喊声奔去,他看到一个男子从一个女子的手里夺过去一个东西,另一个男子一脚将死拽着不放手的女子踢到在地,俩男子拔腿就跑。

依据他的办案经验和直觉,断定这是一起抢劫案。

听到女子趴在地上哭喊着“还我的孩子……”他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了,这不是抢财是抢人。

眼看两个嫌疑人就要跑远了,事不宜迟,他骑车猛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大声喊:“站住!我是警察,你们给我站住!”

两个嫌疑人听到喊声,停顿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分头跑去了。

“给我耍诡计啊?甭想!”他径直追向怀抱孩子的嫌疑人,抱着孩子的嫌疑人见状,慌忙钻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这里的地形及街巷状况他十分了解,抓住这个嫌疑人毫无问题。

他一边追赶一边发布警情请求支援。

转过一个敞开的垃圾站,嫌疑人慌不择路钻了进去,他没有跟进去,他怕逼急了嫌疑人会伤害孩子,只好在外面对嫌疑人喊话:“你无法逃脱的,老老实实出来,把孩子交给我,会对你从轻处理的,如果顽固抵抗是没有好结果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向里面迈动着脚步。

“你给我滚开!你再敢往里踏进一步,我就……”里面传出孩子的哭声。

“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千万别伤着孩子,伤着孩子性质就不一样了,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他赶忙往后退了一步,“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张啸林用最缓和的话和嫌犯慢慢聊起来,以延缓时间等待援兵。“你刚才只是想抢点东西,罪过没那么严重。你只要放过孩子,我就放你走,我说话算数。”

“给你孩子?给你孩子我就死定了啊!”

“你放心,我只要孩子,给我孩子,你就可以走了。”

嫌犯往外走出了一步,张啸林的心都提在嗓子眼上了,他害怕孩子有个万一。如果孩子有个万一,就算抓住了嫌犯,把他千刀万剐也无济于事了。

“这样吧,我从左边往里走,你把孩子放下从右往外走。”

嫌犯似乎动了心,“好,就按你说的。看好了,我就把孩子放在地上了。你要敢靠近一步,我就杀了这孩子!”

“你放心,你放心,你千万不要冲动!”话是这么说,他紧绷着的神经一点都不敢松懈下来,只要孩子还在嫌犯手里,就是危险。

嫌犯抱着孩子露出了脸说:“你蹲下抱着头,我把孩子就放这,你不准站起来,等我跑到外面你再来抱孩子。”

“好好,我听你的。”他抱着头蹲了下来,一蹭一蹭地向孩子挪去。

嫌犯一边瞪大着眼睛惊慌看着他,一边往外移动着脚步伺机逃跑。

“快呀,快跑路啊,这小子已经报警了啊!”

这时嫌犯的同伙提着一根木棍慌慌张张跑了过来,气急败坏地说道。

“快抢孩子,我们拿他做人质!”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嫌犯有所反应,他一个侧翻滚将孩子抱在怀里,刚要起身,突然感到脑袋一阵剧痛,他咬着牙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趴在了地上,接着传来一连串的警车呼啸声……

随着铁门笨重的响声,进来了昨天的两个护工,母亲和妹妹跟在后面,他看到了门口聚集着一群人,许多他都认识,是局里的。

一阵小孩子的哭声吸引了他的目光,一位青年少妇抱着一个孩子跪在地上十分伤心地哭着。

他看着自己又被推向焚化室,急了,大喊起来:“不要啊!不要啊!妈妈,妹妹,快挡住他们啊!”

母亲和妹妹低着头一脸的戚容,没有应答。

“伟大的局座啊,敬爱的战友啊,你们挡着他们别烧了我啊!”

他被一点一点地推进焚化炉内,“快停电!快停电!”他拼命喊着,希望像刚才一样。

炉门关闭了,殷红的火燃烧了起来。

他的肉身与火苗融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烈焰。他看到无数个金色的星星从自己的肉身里迸发了出来,烟灰顿时四起,他的魂魄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股烟飞上了天空。

“妈妈,再见了!妹妹,再见了!战友们,再见了!”他知道自己和亲人们要相隔两重天了。

这时,一片白云轻轻地将他裹住,飞了起来,载着他缓慢地向西天移去。

云下,青山绿水,车水马龙,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看到了,看到了悬挂着国徽的那座蓝条框的白色大楼,那是他工作过的地方。不远处那座土黄色的楼,就是他的家,是他和妈妈妹妹生活的地方。

就这么走了,许多没有做完的事,成了弥补不了的遗憾。他对自己的所做毫不后悔,如果让他重生他还会继续这样做,因为这是他来到人世的责任。

“林儿,妈妈愿你一路走好,也许不用很久妈也会来与你相伴了……”这是妈妈的声音。

他听到了,是用灵魂听到的,他向云下的妈妈挥着手喊道:“妈妈,愿您老健康长寿,下辈子我还是您的儿子,您还是我最好最好的妈妈……”

“哥哥,你是我永远的哥哥!”

他向云下使劲挥着手,喊道:“好妹妹,妈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妈。”

“张啸林同志一路走好,我们永远缅怀你!”

“再见了,我的战友们!”

白云渐渐散开了,他的眼前一亮,一团团彩色的气雾忽上忽下追逐着游动着,一股股香气浸入他的心扉,“难道这就是天堂?一个纯净没有任何物质欲的天堂?”渐渐地他陶醉在这个静雅的氛围里,一切杂乱的思维开始慢慢消失……

长沙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哪种方法能更好地治疗癫痫病
治小儿癫痫疾病的价格

友情链接:

帝辇之下网 | 成都宜信 | 温柔的吉他谱 | 西安电地暖 | 纯耽美动漫 | 瑜伽舞蹈教学视频 | 赤脚受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