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视剧借枪 >> 正文

【丹枫】梦泽梦微凉(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街角点微风,提笔字未动。

江南的雨又一次来临,划破了梦泽湖宁静,点缀些许碎碎涟漪。湖边木亭遗落黄昏最后的光晕,微风穿过古亭,吹皱一叠叠繁琐的思绪。

一阵芳香浸入了黄昏,渐渐疲惫成了夜色,微梦执笔,磨好的墨温柔地流淌在笔尖,在浅浅的灯光下,纸面依旧孤寂。街角远处枝桠上的家乡和他温润的目光正呼唤着她,烛光耀眼的光芒,让思念无处安放,终于在一个晚上趁着夜的微凉离开了高高的宫墙,被安葬在梦泽湖西木亭旁,起风黄昏,碎成一地金黄……

微梦兰花草,春色锁梧桐。

长安一片月,疏星寥落,顺着闹市的喧哗揭开了唐朝盛世的繁华。灯笼里微光一点,在黑夜里渐渐熟透,酝酿成温柔。护城河护卫着皇宫,河水泛起涟漪点点在星光中荡漾成鬼魅,只有墙内兰花的香味肆无忌惮地在宫殿里流浪,最后依偎在酒杯睡梦于咽喉,而深不见底的河水囚禁着鱼儿的梦想,每当花瓣飘落,便争先恐后品尝外面的自由。一阵喧哗将夜色打破,顺着宫女们的脚步,伴着报鸣人准时的节奏,夜色渐渐朦胧,长安渐渐响起鼾声。将视线平移,缓缓别过头,在黑暗里一点光正疲倦地生长,翻过皇宫的金碧辉煌,沿着西风一路向南,停留在宽广的府邸,没有皇宫金碧辉煌却依旧亮眼。古亭里溢出的光在夜色里疯狂的生长,缠绕着微梦的思绪,模糊了纸面只留下墨水的香气。一阵微风轻抚,卷起了点点寒意,伴着春日的细雨,梧桐却选择了同叶分离,一片片落叶回归了泥土,在微风中独自凋零。偶尔一片拂过微梦的脸,夹杂着雨的甜,她别过头,笔不由自主的浸透纸面,她急忙地将笔放在一旁,白色的纸在她手里安静的躺开,洁白的手指成优美的曲线轻轻地弹了纸面,衣袖蔓延到桌角,垂在半空飘荡偶尔依偎在她长长的秀发。淡淡的芬芳将夜色醉成了微甜,墨渍黑的发光,倒影着谁的目光,在一段沉默后凝固,只剩下了冰凉。

渐冷惹江南,湖西曲艺人。

湖西边坐落着一间小房,小房里有一把折扇和一个有故事的人。折扇是镌刻着梅花,末尾的诗句变戏法般优雅。而折扇的主人,仪表堂堂,顺眼见去好若洁白雪花,侧看宛如翠竹青绿,如风舒心,如雨温柔。灵动的双眸,浩如星辰,微微的恍惚隐藏着风花雪月。这个人叫渐冷,人如其名,但是他嘴里的故事总是深情并茂,一段沉默,一段高潮,平凡的故事,他讲得让人心碎。或许这是他的表演,永远都不会有落幕。可能是湖西这个地方限制了他的想象,他需要去更大的地方让他的故事生长,看见更多人心碎的模样。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讲完了一天的故事,依然是深情并茂,依旧让人落泪。可是,他突然觉得疲惫,那些故事已沾满了灰,他需要新鲜的故事来喂饱自己的胃,然后消化成故事喂饱听众的胃。终于在一个梧桐凋零的晚上,他收拾好了行囊。

萍水相逢处,湖畔落余影。

此刻的长安刚好是春天。他来到长安刚好走过了一个节气,伴随着西风凛冽的无数个夜晚,在马车上颠簸已经让他疲惫不堪,有时望着窗外的景色,那些倒退的风影似乎预示着一次擦肩。每当在一处休养生息,他便会好好休息一下,吃过了晚饭步行到庭院,看着马厩里站着睡觉的白马,他突然有一点心疼,只有白马嘴角微微的浮动告诉着他食物很是香甜。春天的长安,刚好被柳絮装饰,南回的归燕在旧时的小巢睡梦安然,天空干净的只剩下白云,余下的填满蔚蓝。渐冷从旅店醒来,此刻街道一片嘈杂,混满着玩童的嬉笑打闹,和小贩热情的叫卖。匆匆吃过早饭,他便离开旅舍开始了解这个地方。长安的梦泽湖在春色里生长,温暖着游玩的人,这里也是梦微最喜欢的地方。渐冷沿着人群的方向渐渐迷了路,背后的景象模糊,朦胧之中他看见了一面大大的镜子,在晨光中蒸腾着的雾气缠绕着人群,偶尔露出点点

黛瓦预示着这里的玄幻,碎成金的波纹一圈圈荡漾开来,勾引着渐冷的目光,此刻他已经忘却了时间。软软的风夹杂着阳光的暖,将雾气缓缓支开,山水里的梦泽湖终于转过了身,背影的朦胧已经清晰。黛瓦下的木亭镌刻在山腰,此刻亭子里的梦微在仆人的陪伴下品尝着光影。渐冷望着高处的木亭突然一阵心动,在那里眼睛能够装下整片长安,他刚想上山便被路人制止,一位小孩告诉他,那里是大臣微元的女儿在此游玩,一般人不能靠近。他感觉到了愤怒,看着木亭突然又渐渐转变成了伤感,缓缓地别过头走了一步两步,猛然间他冲破了人群冲破了护卫,他一直奔跑,身后的护卫朝他追来,人群突然变得嘈杂。当拉开窗帘,他站在那,当回过头来,她站在那。他没有感到害怕,她也没有感到害怕。他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刀,她的眼睛里映着一个人。小姐,这个人冲出人群朝这里跑来我看像刺客要不我给处置了,黑脸的护卫恶狠狠地说。她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看着她忘记了说话。一旁白脸的丫鬟看出了端倪,示意黑脸离开,黑脸摸了摸黑脸便灰灰的走了。时间渐渐睡到了黄昏,她不得不回家了,临走前他们都没有询问对方却默契地记住了这个亭子,当然,还有离开时渐冷瞳孔里的倒影。

比翼连双飞,夜梦咂酒暖。

分开不是太久远,或许我们的故事开始于那次擦肩。木亭上凝眸你的双眼,没有言语,却复杂让我思考了整晚。渐冷最终还是回到了旅店,他也记得了一个地方,和那个黛瓦下有她的那个木亭。微梦回到了家,她感觉那一天梦泽湖似乎格外的耀眼,父亲问她玩的怎么样,她别过头没有回答。一旁的丫鬟回应到,老爷!小姐今天玩得很开心,可能是走累了。父亲点了点头想说什么,最后只吩咐丫鬟让微梦好好休息。微梦躺在床上,她问丫鬟小兰:你说我究竟怎么了,我感觉我好像认识他,似乎在哪见过。小兰忍俊不禁道:小姐,你这是恋爱了,哈哈,我看那个书生仪表堂堂,朝山上冲来无所畏惧,别是一番气宇轩昂。你真逗,小翠!别胡说,哈哈!梦微笑道。透过窗纱里面的人儿思念正悄悄生长,她看着床角的画正想象着为他涂抹着色彩。而旅店里的窗台上洒下了碎碎的背影,沐浴着夜晚的灯光渐渐疲惫,他见过她,那是在她几年前同皇帝和随行的大臣游玩时经过他的家乡,浩浩荡荡的队伍穿过街道,而他正讲着故事,碎碎的罗兰花弯弯的缠绕在她的衣角,他望了她一眼,她回眸一笑,只不过他望着的是她,而她的笑却是那么虚无缥缈。终于在酝酿了几天的思绪,他跟着自己的思念来填补那一次留白。此时的梦泽湖刚刚睡醒,偶尔几只蝴蝶疲倦的揉着眼睛,黛瓦依旧翠绿,木亭里她也在,她每天都在,迎着晨光爬上海平线,顺着黄昏渐渐疲惫成黑暗。他们在一起待了很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梦泽湖,偶尔回眸相视一笑,时间就像被下了咒语,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眼。

夜色正撩人,念君君可知。

夜色在窗台肆意生长,窗帘上满满的星光,抬头的月亮比思念更加明亮,夏夜微凉,衣袖里你的画像正独自忧伤,厚厚一碟的怀想不知如何安放,终于在破晓绽放成天边的第一缕微光。眼睑重重的泪光,苦涩成你名字的偏旁,所有的墨水正逐渐冰凉,凝固成你的影子在夜里孤独成伤。每一个起风的晚上,我喜欢书卷执笔于池塘,听青蛙虫鸣悠扬,见游鱼睡梦含香,碎成的波浪。只有湖畔的杨柳知道我思绪繁琐,总会在我沉沉睡梦时唤醒我的梦想。醒来,破笔一支,经书残卷,蜷缩的灯挺直胸膛,我总会握笔对着有你的远方,心中暗想,无论是多久的凝望,你就是我的梦想,给我理由让我坚强。我总在繁琐的思绪里为你留下空隙,然后塞满我夜里的怀想,膨胀成有你的一整个天堂。

黄命不可违,屈命负誓言。

微梦正对着镜子梳妆,她要去为一个人送行。身为大臣的父亲此刻正焦头烂额,圣上吩咐给他要建一座大楼来昭告天下大唐的繁华,而且必须要选用最好的木材…一阵沉思过后,父亲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自己的闺女,灵动的双眸闪烁着青春的光,眨眼间的温柔交织着少女特有的柔情,洁白的皮肤像极了她的母亲,像是雪,又像是皎皎月光,安静而美丽。微梦看着父亲眼睛的眼睛微微湿润,缠绕着数不尽的繁琐。一瞬间她发现父亲苍老了好多,鬓角不知何时已渐渐花白。脊梁已不再挺拔,弯曲的背诉说着这些年在皇宫里的心酸,在皇帝面前低头换来富贵和家人平安。她知道外面的人咀嚼父亲的耳根,她也很排斥,不喜欢别人这样讲。可是他知道,父亲是为了自己的家,让我们生活的更好。当父亲看着她,她便知道了父亲的意思。木桌上的烛光摇曳着,梦微的眼睛渐渐朦胧,她知道伴君如伴虎,规定的日期完不成任务自己和父亲甚至一家人都会被连累。只是,梦泽湖和木亭那里的两个人却变成了一个人。她要他成长,她要他过的更好。她离开了,只留下一封信,题句:金榜题名成,凝眸续前缘。他知道,那一晚他忘穿了夜色,在疲倦中进入了梦乡。

金榜题名成,凝眸成泪眼。

她成了皇帝的贵妃,赏赐金银,父亲升官。

三年寒窗,经历春夏秋冬,此时渐冷握着手中的毛笔,陷入了沉思。爬在竹笺题目像柳叶轻抚着他的眉毛,温柔的在他眼前浮现着微梦的身影。一阵微风悄悄溜走,而想念却无处可逃,只是随着纸面上的墨迹渐渐展开,像波纹一圈一圈的荡漾着,朦胧而又清晰。考题只有一句诗,起笔画美人。渐冷呆呆的望着,许久才回过神来,突然他笑了,他知道该有怎样的词汇,怎样的句子才适合她,才能完整的重现她的样子,重现见她的感觉。他提起笔,蘸了蘸墨水,不快不慢不急不缓,纸面上排列着的文字像一朵朵花,又像是一片片叶,可爱而又甜蜜。有那么一瞬间,他渐渐忘记了自己在哪里,忘记了自己正在考试,他感觉梦微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就像是一个画家一点点将她融入自己的文字里,他深情的望着她,他看着她用着从未有过的仔细,每一个细节都在他的笔下愈发生动。他的所有思绪混入墨水,每一笔都用尽了他的温柔……结果他落榜了,因为有人的文章和他的一模一样,他进了牢房,百口莫辩。主考官看着白花花的银两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画楼烟霞中,渐冷扰微梦。

画楼上晚霞正红,微微熏醉的阳光软软地洒在地上,疲倦的南风停留在角落同迷路的蝴蝶翩翩起舞,远处望去,看不见尽头的绵绵山水。对镜梳妆,看的见尽头的思念行程。集市上溢出来的喧哗,散落在市井人家,裁缝铺子绸缎的优雅被送进皇宫,却渐渐被孤独施了魔法,让冷宫里的目光悄悄停留在远方家乡的枝桠。

微梦,想着一个人。想他就像是浮在水面的青苔,一阵风吹来没有目的地漂泊,可能会有暂时的鲜艳被皇帝怜爱,当时光流转,皱纹在脸上爬满,当目光再一次凝望,停留在远方的枝桠,家乡的梦泽湖和木亭里的他。皇宫里的有时热闹的可怕,伪装的面具下冰冷的勾心斗角,复杂的政权游戏,无法再单纯的喜爱,那个人同我凝眸久久不说话,那双泪眼已经讲我所有的思念偷走,在画楼中每一次晚霞中总是倒影你的脸颊。

街角点微风,提笔字未动。

渐冷对着西风独自弹唱,一段忧伤。行囊一方,思念从此渺茫,蜻蜓和浮萍的爱情注定天圆地方,墨水里的天堂镌刻纸面黑色的伤,彩色的怀想,你曾经温润的目光,远处枝桠上的凝望,你的影子在我脑海延长。

不思量,自难忘。

曾经萍水相逢,猝不及防,当流年翻转,早已天各一方。

曾经年少轻狂,不屑忧伤,当时光渐老,早已人走茶凉。

出狱的渐冷在时光的打磨下,没有从前般优雅。他的故事讲的更加让人心碎,更加意味深长。他还是喜欢去梦泽湖,有时他感觉这就像一场梦,总有一天醒来,微梦也在……

飞蛾身翅残,扑火与君见。

我与你隔着一个时光的轮回,当我起身才发现没有你,只有你淡淡的香味。我渐渐学会了憔悴,梦泽湖畔的喧哗似乎也有你的身影,每当我在黑夜买醉,总会想起你的笑容。我过得并不好,这里的夜色太鬼魅,这里的湖水没有那么清澈,蝴蝶也不会翩翩起舞。皇宫里镶嵌在柱角的金灯正燃烧的鲜艳,我华丽的衣角在地板上划过优美的浮现,只有镜子里的眼睛望着灯里的烛光,飘忽不定。突然,一只灰蛾抖了抖翅膀黑色的眼睛凝望着火光,没有一丝畏惧,整理了翅膀像勇士冲向了火焰,最后在火光中燃烧成了青烟。宫殿里依旧明亮,灯仍然发着光,熄灭的梦想只能在遥远的天堂独自绽放。微梦眼睛突然明亮,她似乎明白了,那一缕青烟在风中轻扬飘向了远方,远处枝桠上的家乡和他的目光正引领着她前进的方向……

常见治疗癫痫的方法
癫痫病诊治应注意什么
重庆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帝辇之下网 | 成都宜信 | 温柔的吉他谱 | 西安电地暖 | 纯耽美动漫 | 瑜伽舞蹈教学视频 | 赤脚受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