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避孕套团购 >> 正文

【军警】孤影 (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广袤的八百里秦川,一马平川,沃土绵绵,在关中中部的偏北部,牧旗寨,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寨,也是比较大的村庄,这里民风淳朴,历史渊源,即使在村外的田野里,捡一块瓦片,或许也会是汉唐的残砖瓦片,历史厚重,以农耕文化为根本,虽说是群居为生,但依旧还是单家独户生活,以族为主,凡是族内有红白大事,族内所有成年人必定要全力相助,把事情办好。

牧旗寨今天就有喜事。

噼里啪啦的鞭炮响了,二踢脚响了,欢呼声响起来了,新娘娶回来了。

二嫂一激动,眼泪哗哗的流下来了。亲戚们都劝说:“别哭了,媳妇娶进门了,多高兴事儿呀,多好的吉日呀,千万别哭了。”

二嫂笑着回答说:“嗯。嗯。我知道,我知道,我这是高兴的。”

是啊!二嫂真不容易,这半辈子,终于熬出来了。

二嫂二十七岁就守寡,儿子庆儿那时候才五岁,就这样,守过来了。娘家父母曾经多次劝她改嫁,就是在当年,公婆也劝她改嫁,可她始终为了儿子,就没有再嫁,就这样熬过来了。

院子里挤满了人,大家都在耍媳妇,闹洞房。亲戚四邻都在忙乎着宴请宾客。一片喜庆气氛,笼罩着这农家小院。

新娘子长得很漂亮,她就是邻村的姑娘,她和庆儿是中学同学,她两人在学校里就爱恋着。庆儿初中毕业后,托改革开放的福,考上了地区卫校,毕业后成了一名吃公家饭的卫生院的医生。街坊四邻都夸他有出息,很争气。妈妈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张罗着给儿子说媳妇介绍对象,要儿子见面相亲,可儿子总是不肯,后来儿子吐露心声,他有心上人了,就是她的同学燕儿。

这燕儿,可是十里八里有名的美人儿,水灵灵的,细高挑身材,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猫眼眼似的,还有一条粗长的大辫子,白皙的脸庞上,一对小酒窝,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漂亮。公社里组织演唱会时,她会上台清唱一段李铁梅的演唱,或者小常宝的演唱,小小年纪就是十里八乡的名人了。

当初,她偷偷地和庆儿约定,一起参加考试,但是,她仅差几分落榜了,没考上。她哭得跟泪人儿似的,不见人,不出门,父母急的跟什么似的,还是她的闺密悄悄告诉燕儿妈妈,要劝她,有一个人肯定行,那就是庆儿。庆儿早在家里急得转圈圈,来向他贺喜的亲戚朋友和同学都不知道他的底细和心思,他就想和燕儿见上一面,安慰她,向她表明心迹。

就是在月亮圆圆的夜晚里,同学们帮忙,让他俩约会了。燕儿一见庆儿,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庆儿举手无措,不知道该怎样才好。燕儿那两个闺中密友,见状悄悄地离开了。庆儿也陪着燕儿流泪,说了许多安慰的话,还是不顶用,庆儿更是着急,就牵住燕儿的手,捧在胸前,信誓旦旦的海誓山盟,发誓非燕儿不娶。燕儿听了,心都碎了,为之感动,顺势靠在庆儿的怀里,庆儿胆怯的盯了盯周围,四周的玉米地,在皎洁的月光下,寂静无声,庆儿才紧紧地抱住燕儿,俩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久久地不分开。

天上,明亮的月亮,照在田野里,如同白昼一般,皎洁的月光洒在玉米叶上,一对青年男女,并肩走在宁静的乡间小路上,有说不完的心里话。就这样两人在玉米地的小路上,慢悠悠地走着,倾诉着相亲相爱的心声。

在家里守候的二嫂,不见庆儿踪影,这可急坏了庆儿娘,她立坐不安,在院子里转圈圈,急得直掉眼泪,庆儿在晚上从来没有出去这么长时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视线。直到看见庆儿回来,她急忙前去捧着庆儿的脸,看看有没有损失什么,才放下七上八下的心。

庆儿结婚了。二嫂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忙前忙后。晚上,闹洞房的人在起哄,在闹洞房,一阵阵笑声在夜晚传得很远,特别是在这宁静的夜晚,格外清晰。二嫂和娘家妈、妹妹一起躲在自己的房子里偷笑着,乐呵呵地对妈和妹妹说:“庆儿长大了,我的庆儿有媳妇了,我熬出来了。”说着,又是掉眼泪,又是笑。

她不时的看着庆儿睡过的炕头,看着庆儿枕过的枕头,一阵哭,一阵笑,心情万分感慨。万分激动。

娘家妈看着女儿,也落下泪水,女儿好可怜,守寡多年,太不容易。就劝女儿说,“庆儿成家了,长大成人了,你也该找个伴儿了别亏欠自己,啊!”

妹妹也心疼姐姐,带着埋怨的口吻指责说:“就是,耽搁了多少好主儿,早就该办自己的事了,早听亲人的话,你哪有这么辛苦!你呀!姐,这回一定要听妈的话,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我托人,有合适的就跟你介绍。”

庆儿妈擦擦眼泪,淡然一笑,对妈妈和妹妹说:“我几十年都没找,这是娃大了,还找男人,这不羞死人了,我还要给庆儿带孩子,我要跟着庆儿享福。”

妹妹急了,她一脸不高兴的说:“享福?叫你到时候哭都没眼泪,你还享福?你想得个美!现在的媳妇儿,有几个是省油的灯?再说,庆儿在医院上班,媳妇儿燕儿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你还跟着媳妇儿子托福?门儿都没有!”说罢,还在姐姐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虽说妹妹心直口快,也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二嫂听一顿数落,心里很不是滋味,很不痛快,但毕竟妹妹是一番好心,她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微微地笑了。

婚后的庆儿和燕儿很幸福,沉浸在新婚的快乐里。街坊四邻都为二嫂高兴,二嫂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每当夜晚,二嫂看见自己的儿子在自己身边睡了二十多年,现在不和自己在一个炕头睡了,心里不免有些酸楚,她就常常的关掉灯,自己在偷偷地哭泣。听到儿子和媳妇在自己的新房里嬉戏声,心里更不是滋味。

时间一长,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很不是个滋味儿,心底里,有一丝丝不快,一丝丝醋意。她经常半夜起来,轻手轻脚的去儿子房前,听儿子的房,听儿子睡觉的呼吸,听到了,心里就非常快乐欣慰,听到媳妇和儿子打情骂俏,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火,很不是滋味,很不舒服。

慢慢地,她就怎么看媳妇都不顺眼,她觉得是这个漂亮的女人,从自己身边夺走自己好儿子庆儿,夺走自己的“心头肉”,夺掉自己的幸福。于是,她和媳妇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燕儿很可恶,是一条“美女蛇”,是夺走自己幸福的敌人,眼睛里慢慢地充满仇恨。

燕儿很茫然,不知道婆婆怎么了,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伺奉婆婆,晚上替婆婆提尿盆,早起去倒掉,完了就赶紧端去洗脸水。给婆婆做饭,洗衣服,家里的一切活计,燕儿都抢着干,不要婆婆插手,生怕婆婆不高兴,设法讨婆婆的喜欢。

燕儿越是勤快,越是孝顺,二嫂就越没事干,心里总是想着庆儿。她心里想,你这么不让我动手,我闲的慌,是因为你想掌这个家,嫌弃我这个婆婆。心里还说,你既然想孝顺,那你就应该让庆儿休假回来陪我睡一晚上。怎么就连这点孝心都没有?养个儿子容易吗?养庆儿长大成人容易吗?好一个狐狸精,夺走我的心尖尖,还假装一本正经!

白天,她忙里忙外,婆婆的脸色还好一些,就是庆儿回来后,一进自己的房间,婆婆就脸色很难看,时不时地瞅机会瞪她一眼。

燕儿一头雾水,摸不着北。

燕儿心里很郁闷,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她也不敢跟庆儿说,就自己埋在心里,有了心事,也不像以前那么欢乐无忧了,每当夜晚,她和婆婆在各自的房间做自己的针线活儿,悄悄地,想着烦心的事,时不时地还要抹一把眼泪。燕儿有时候也想,婆婆年纪轻轻守寡,实实在在不容易,受了不少苦,毕竟是自己的婆婆嘛,自己是小辈,看脸色,吃亏也罢,磨合时间久了,婆婆自然会了解自己。燕儿一如既往的坚持关心婆婆,体谅婆婆。尽量不让婆婆动手做任何事情。

庆儿休假回来,二嫂满心喜欢,就想给庆儿做一顿爱吃的饭,手擀面,擀的薄薄的,切得细细的,长长的。可燕儿总是不要二嫂下厨,自己做。二嫂真是怒火冲天,气得发颤,但又说不出,她的性格就这样,有时总是自个儿闷在肚子里。再者,也怕当着庆儿的面,让自己孩子作难。庆儿也不让妈妈做,要燕儿去做,让妈妈歇着。庆儿就在灶间拉着风箱烧锅,陪着燕儿做饭,小两口有说有笑,恩恩爱爱,二嫂看到儿子也是这样,就一转身,回到自己的房子偷偷哭泣。饭做好了,庆儿叫妈妈先吃,妈妈在屋内说道:“你先吃吧!我不想吃!”庆儿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端碗就吃。燕儿赶紧调好面条,给婆婆送进房子,看婆婆躺在炕上,背对着门口,叫婆婆吃,婆婆没转身,说:“给你说了,你们先吃,我不想吃,我要睡一会儿。”

燕儿走也不是,守也不是,一脸通红。本来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就掉在冰窖里了,心凉透了。也不敢说什么,强忍着泪水不流出来,端着面条出来对庆儿说:“妈困了,睡一会儿吧,醒来我再给她重新下面条。”

改革的春风吹来了,牧旗寨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分田地,包产到户了。家里分了地,燕儿一人下地有些害怕,也不敢叫上婆婆一起去,自己就叫娘家爸来帮她,老父亲看见燕儿有心事,问她,她也藏在心里不肯说。

二嫂也有心事,她也不给任何人说。就时常一个人提上笼,去丈夫的坟地里,悄悄地哭一阵子,排遣心中的忧郁。

邻里长期在一处相处,虽说是二嫂和燕儿声色不露,但总会有蛛丝马迹,邻里们感觉到她们家有事了,可谁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都猜测是燕儿对婆婆不好,悄悄地在背后议论燕儿的不是,说二嫂实在可怜。

庆儿休假回来,给妈妈买了吃的,给媳妇买了衣服,妈妈很不高兴,说不会过日子,不知道攒钱。

庆儿以为妈妈嫌他没给自己买衣料,就说:“妈,下个月工资发了,娃一定给妈扯布料,做新衣服。”

“我才不要呢!在家里干活,穿新衣服做什么?”妈妈很不高兴地说。

家里就只有一台收音机。所以在晚上,庆儿和燕儿陪妈坐了一阵,妈妈和燕儿不说话,庆儿无话找话地说了几句,庆儿感觉到气氛不对,也不摸底细,就对妈妈说:“妈,早点睡吧。”说了起身对燕儿说:“燕儿,咱也休息,让妈睡吧。”

燕儿起身和婆婆打招呼说:“妈,那你就睡吧。”

说罢,去给婆婆提尿盆去了。

妈妈深情地望着庆儿,对庆儿说:“庆儿,晚上睡这屋,跟妈妈睡。”

庆儿诧异地望着妈妈,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妈妈这些年不容易,自己这些年也没有离开过妈妈,现在自己结婚了,妈妈应该高兴才对呀,怎么会这样想呢?再说自己都是成年人了,在不需要妈妈呵护了,自己会照顾好自己。反而,倒是要对妈妈加倍孝敬,关爱,报答妈妈的恩情。

妈妈看着庆儿一脸茫然,就说:“你回去吧。”

庆儿和燕儿在自己的房子窃窃私语,问燕儿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燕儿一肚子的委屈,一下子就伤心的哭了,轻轻的抽泣着,向庆儿倒出自己的苦楚和郁闷。

庆儿听了,反倒过来安慰燕儿。

俩人相互依偎着,一会儿就亲昵起来,唧唧咯咯的轻声笑着,忘情的嬉笑着。突然,听到窗外院子里似乎有声音,吓得再也不敢出声,庆儿觉得不对劲,以为院子进贼了。悄悄地穿上衣服,就一手提棍子,一手拿手电筒,开门出来查看,猛地发现在自己的窗下有一个人,他大喝一声:“谁?”

再一细看,原来是妈妈听窗根,顿时,气的庆儿差点闭了气,头都晕了。他厉声责问妈妈:“妈!你这是在干啥呢嘛!”

妈妈一声没吭,灰溜溜地低头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庆儿很生气,站在院子半天没动。燕儿知道是婆婆在听窗根,害羞的蒙上被子,半天没见庆儿进来,就穿上衣服去看究竟,发现庆儿在院子站着生闷气,就拽了拽庆儿回房子。

俩人再也无话。

一家三口人谁也没有睡着,各自在想自己的心事。

第二天早上,庆儿悄悄地对妈说:“妈。你再也不要干这事情了,像什么嘛!让儿子媳妇难为情。让村里人知道了,还不笑话?!”

妈妈也很生气,瞅着庆儿一脸不高兴,再用手指指着庆儿的额头,指责道:“灰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她说着哭了,又说道:“我养了一只白眼狼。”

庆儿无语,心里再想:“妈妈怎么变成这样呢?”

三人就这件事都保持缄默。

这一秘密只有他们家自己知道。

庆儿以后再休假回来,晚上,总是有阴影,两人总是先听妈妈睡了没有,看妈妈确系睡觉了,才会亲昵。还不敢出声,生怕妈妈又在听窗根,心里有挥不去的阴影。就这样,庆儿还是抓了妈妈两次现形。庆儿很生气,但又很无奈。自己的亲妈嘛,咋好说呢?说了她又不听。

婆婆和燕儿的矛盾升级了。庆儿去医院的时候,两人进行冷战。婆婆说燕儿夺走了自己的儿子,勾引教唆儿子,让庆儿变了心。

燕儿以牙还牙,说庆儿是自己的男人,是丈夫,就是爱自己,有什么丢丑的,还呛了婆婆一句:“想男人都疯了,自己不会去再找一个男人去疼自己。干嘛总是跟自己亲儿子过不去!”

其实,燕儿不知道,她和庆儿在一起的每一个晚上,婆婆都会在子夜的黑暗里听窗根,她听到儿子睡觉匀称的呼吸,心里就会踏实,心里就会舒服,就会很欣慰,她就知道儿子在身边,这个呼吸的节奏她太熟悉了,很有音乐感,比音乐还好听,她听着儿子的睡觉的呼吸,她才会睡得安稳,睡得甜蜜。

癫痫病真的能够治好吗
癫痫病的前期症状
癫痫的病因有什么

友情链接:

帝辇之下网 | 成都宜信 | 温柔的吉他谱 | 西安电地暖 | 纯耽美动漫 | 瑜伽舞蹈教学视频 | 赤脚受刑